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承认的这么坦然,连一点点前戏都不给的吗?

    正在埋头干饭的薛诗诗,听到玉郡王的话,放下了手里的茶点。

    脸上的懵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直打寒噤的杀气。

    这股杀气毫不掩饰。

    连正在带着洛洛他们游玩的郭公公,都下意识的挺直了脊背。

    “公公,你现在去了也来不及了。”苏夭在郭公公的身后说道。

    郭公公身上的杀气直接如同潮水一般褪去,转身的时候,脸上已经是祥和一片。

    “姑娘说笑了,我家郡王和秦掌门,虽是初见。但是却一见如故,这其中定然是有些误会。误会说开了,也就好了。老奴刚刚是习惯反应罢了。”

    苏夭呵了一声,也没说话。

    ……

    房间里面,秦澈看着玉郡王道:“郡王这么直给的吗?”

    玉郡王面对秦澈的询问,非常坦诚的道:“孤觉得,盟友之间应该坦诚相对。”

    秦澈看了一眼薛诗诗,对诗诗道:“诗诗继续吃,多吃点,郡王家底厚。”

    “嗯。”薛诗诗点点头,然后细致但又快速的吃了起来。

    玉郡王看薛诗诗继续吃,才继续说道:“秦掌门,你说如果孤待你一来,就对你热情,对你崇拜,对你惟命是从。秦掌门还会觉得,孤像韭菜吗?”

    “如果郡王如此的话,我可能会更高兴。”秦澈对玉郡王说道。

    玉郡王不解的道:“为何?”

    “郡王不喜欢听话还有钱的傻子吗?”秦澈反问道。

    “……”玉郡王。

    秦澈揭过刚刚的话,继续道:“郡王想说的是,在见到我之前,郡王的确是打算利用我除掉那些人呗。”

    玉郡王倒是没否认:“孤,当时的确如此想的。不过孤见到秦掌门之后,孤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

    而且孤已经命人,把孤安排在万星宗的钉子都撤了。所以万星宗的事情,的确不是孤所为。”

    “那是帮你掺沙子的术士出了问题?”秦澈问道。

    玉郡王,道:“应该也不是那个帮孤的人。”

    秦澈直视玉郡王,道:“郡王怎么如此肯定?”

    “因为那个人死了啊,还是孤看着死的。所以就算他想掺沙子,也不能时机拿捏的如此恰到好处。”玉郡王回答道。

    这个回答,秦澈还真的不好辩驳什么。

    一个死人如果能把身后的事情,算计到如此地步,那他应该就不会死了。

    “跟郡王合作,还真的是朝不保夕。”秦澈讽刺了一句。

    玉郡王摆摆手,道:“秦掌门可不要误会孤。四品术士,很金贵嘞。”

    “这样的人,孤怎么舍得用完就丢。是他自己求死,孤拦不住。”

    “说说看,怎么拦不住。”

    玉郡王倒是坦诚,道:“秦掌门肯定已经想明白了,能在术士宗门里面掺沙子的那只有术士。

    可是就算同为术士,想要做到天衣无缝,也很难。

    除非是同宗同源,这个不被发现的概率才最高。”

    “万赫的儿子?”对于习惯戴孝子这种事情的秦澈来说,真是万赫的儿子,秦澈倒是不意外。

    “差不多,不过是万赫的老子。”

    “老子杀儿子?”秦澈反问。

    世上只有虎毒不食子的说法。

    却真没有虎毒不食爹的说法。

    所以可见爹杀儿子这事不多。

    不过玉郡王讲了一下,万赫和他老子的故事,秦澈就懂了,这个老子为啥要杀儿子。

    这么说吧,睡自己小ma是万赫做过最轻的忤逆之事。

    至于万赫老子要自杀,

    还是因为舐犊情深,

    不想看着自己儿子死在自己手里,

    再加上自己本就活不久,

    所以先走一步,

    去跟列祖列宗先解释一下。

    秦澈之所以多这一问,就是想自己听听,看看合理不合理。

    “这事秦掌门可是随便找个玄门打探一下,就能知道孤说的是不是真的。”玉郡王说完之后,自己也补充了一句。

    “那阵法中的问题,除了郡王以外,还有谁知道?”秦澈继续问道。

    “除了孤和郭公公,就只有一人知道。”

    “所以是郡王看人不准。”

    玉郡王点了点头:“是孤看人不准,不过孤已经派人去抓了,那个人跑不掉。”

    看秦澈点头,玉郡王好奇的道:“秦掌门不好奇那个人是谁?”

    秦澈呵了一声,

    轻松的说道:“还能是谁,以他们老万家的家风,这个人必然是万赫的儿子。”

    玉郡王一拍手称赞道:“秦掌门果然高。”

    “所以连自己老子都能出卖的人,出卖郡王也就不奇怪了。”秦澈说道。

    玉郡王对这个事也想不明白。

    因为以玉郡王的手段,

    用这样的人,必然是有了完全准备。

    可以确保这种人听话,

    可是现在这人竟然反水了,

    难怪玉郡王想不通。

    “郡王既然往万星宗掺了沙子,那想来玉州治下其它玄门也有郡王的沙子吧?比如说我明月阁?”秦澈面上带着笑问道。

    玉郡王连忙摆手,道:“秦掌门高估孤了。孤往万星宗掺沙子,那纯粹是巧合。

    孤只是为了自保而已。

    何况孤这种,主动贴上去都没人愿意待见的人,手也没那么长。”

    秦澈想了一下,道:“也是。都掺沙子意义不大。谁主玉州,往谁那里面掺沙子就好了。”

    顿了一下,秦澈继续道:“再者说,往我明月阁掺沙子,也没意义。道门,郡王看不上,不值得投资。”

    “过去的确如此,现在有秦掌门了,那就不一样了。”玉郡王顺着秦澈的意思说道。

    秦澈看了一眼玉郡王墙上,挂着的玉州地图,扬了扬下巴:“玉州现在这局面,郡王一手造成的吧。”

    别的州都是强州府,弱县。

    这样可以保证州府的掌控力。

    玉州这个,虽然州府也很强。

    可是下面的县也都不弱。

    这个从人口上就能看的出来。

    比如说亭致县,两万五千多户,人口超过十万。

    玉州人口不过才五十几万。

    同时玉州下面各县经济都不差。

    这就给了更多玄门生存的土壤。

    一般一州境内只有一宗,然后带上一两个别的玄门。

    可是玉州这里,除了巫,就聚齐了。

    绝对称得上是玄门大团结了。

    玉郡王看了一眼玉州的地图,脸上也带着那种欣赏自己作品的满意笑容:“有孤的原因。毕竟孤没底气啊,不能想着就只舔一家不是。

    所以孤就得想办法,让更多的玄门,来到玉州。

    这样孤不就有机会,去舔更多的玄门了吗。

    万一那个玄门,真的看好孤呢。”

    想知道的也差不多了,人秦澈也看到了,心中也有数了。

    所以继续留在这里,也没啥意义了。

    “让后厨打包一点,我们路上吃。”秦澈指着那些差点对玉郡王说道。

    “好!”玉郡王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说完,玉郡王对秦澈道:“秦掌门,万星宗肯定是不行了,秦掌门有兴趣入主玉州城吗?”

    秦澈摇摇头:“没兴趣。玉州城风水不好,没有我们明月阁风水好。”

    玉郡王笑着符合道:“孤也觉的玉州城风水不好。”

    秦澈看了一眼玉郡王,什么都没说。

    秦澈刚带人往外走,就有一个黑衣人匆匆的跑了进来。

    “说,孤信得过秦掌门。”玉郡王看了那个黑衣人一眼,大气的说道。

    黑衣人拱手应道:“郡王,万玉衡死了,手下发现他的时候,他尸首已经被腐蚀的就只剩下了骨头了。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章节目录

免费网游小说推荐: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徒弟是个假萌新 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 霍格沃兹之我的老婆叫卢娜 Dio不懒惰的奇妙冒险 神话三国领主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做好事就变强 自海贼世界投影诸天 斗罗大陆之圣帝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