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第1383章 【番外】云中谁寄锦书来(35)

    花语硬着头皮,回头看向男人。

    余靳淮穿着一件玄黑色的长衫,浑身都带着几分冷厉,看上去就十分的不好接近,所幸的是他脸上也戴了一个面具,遮住了脸,南涧应该是没有认出来的。

    花语松口气,咳嗽一声,“你……你怎么来了?”

    余靳淮淡淡道:“我若是不来,你岂不是还打算同苏公子秉烛夜谈?”

    花语:“……我不是我没有,你误会了,我是看这位公子不是很想去见苏公子,就想帮个忙……”

    送芷用十分不赞同的眼神看着花语,指责道:“这位夫人,你既然已经有了夫君,就应该以家庭为重,即便你恋慕苏公子,也应该将这份爱慕扼杀了,可是你不仅放任自流不说,还想再和苏公子纠缠不清……你如何对得起你的夫君?!”

    南涧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对花语的这种渣女做法的厌恶明明白白的写在了脸上。

    花语:“……”

    她勉强笑了一下,一把抓住余靳淮的胳膊:“夫君,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各过各的么?分明是你先去烟花柳巷找姑娘还想娶进门当做平妻的,我们早就过不下去了,如今你怎么还能来倒打一耙呢?!”

    富贵人家难免三妻四妾,但是都只会有一位正房夫人,也就只有这一位才能被称作是“妻子”,所谓的平妻,就是和“妻子”平起平坐的女人,相当于第二个女主人,在这个时候,若是有谁家娶了平妻,那就是活生生的给正房夫人脸上甩巴掌,是十分难看的行为。

    送芷一听“平妻”二字,脸色立刻就变了:“平妻?!这如何使得?!”

    花语假惺惺道:“就是呀!我与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长大,本以为他是个老实人,但是没成想成亲不过半年,他就开始逛窑子找姑娘,还为了一个女人将我打的流产!如今更是要娶平妻……若不是有着对苏公子的恋慕,我早就跳河自尽了!”

    送芷张大了嘴:“什、什么?!”

    这一家人也太有意思了吧!比话本折子戏都精彩纷呈啊!

    送芷对花语立时十分同情:“夫人……这种人你为何还不同他和离?!”

    花语假哭:‘呜呜呜呜……我何曾没有想过?!但是他不同意呀!他觊觎我家的财产……“

    送芷憋红了脸:“畜生!”

    南涧淡淡的:“禽兽。”

    余靳淮:“……”

    喜鹊看看王爷,又看看姨娘,总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他们都在说些啥??

    余靳淮眯起眼睛,扯起唇角笑了笑——他倒是低估了这个小骗子的本事,她这种人,谎话张嘴就来,怎么会在嘴巴上吃亏?

    他的手指摩挲了一下花语的腰际,花语立刻就抖了一下,随即听见男人的声音:“夫人还在记恨那些事?那不都是你喜欢苏公子为夫吃味才故意找人来做戏给你看的么?为夫已经跟你下跪解释过了,你怎么还是不肯原谅为夫?”

    花语:“……”卧槽,这个男人好他娘的阴险!一瞬间就把她塑造的苦情形象推翻了啊!!

    她咬了咬牙:“可是我们已经不可能回到以前了!我失去了一个孩子!而且你敢说你不是觊觎我家的财产……”

    余靳淮温柔的道:“夫人,我知道你对那个因为你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而没了的孩子一直很在意,过去的都过去了,夫人,我们要往前看,孩子么,为夫一定会再给你一个的。至于你家的财产……夫人又犯病了么?莫不是忘了你从小就父母双亡,是我父母将你抚养长大的?”

    花语:“……”

    妈的,输了。

    真的输了。

    这狗比编故事的本事比她还厉害。

    送芷都凌乱了,看看花语又看看余靳淮:“你们夫妻两……到底怎么回事啊?”

    余靳淮颇有风度的颔首:“抱歉,贱内自从失去了孩子后就患了病,脑子有些不清醒,记忆时常混乱。”

    送芷同情道:“……那你还是好好给尊夫人看看病吧。”

    余靳淮点头:“麻烦两位了,我先带她回去。”

    花语伸出手:“我不走!!我不走!!你要带我去干什么??!”

    余靳淮强硬的将她搂进了怀里,声音低沉:“带你去生孩子,你不是想要孩子么?为夫一定会满足你的。”

    花语:“……”呜哇!!浪过头了哇!!翻船了哇!这狗比不会真的带她去生孩子吧!!她还是个小孩子啊!!

    送芷眼瞅着余靳淮将花语带走了,用胳膊肘捅了捅南涧:“……我方才还以为他是个负心汉来着,没成想对他的夫人如此爱护!你看,他担心夫人摔跤,甚至抱着她走!”

    南涧:“……我总觉得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了?”送芷一点儿都没有差距到异样,感叹了两声,又催促南涧:“你赶紧去见苏公子吧!别让人家等着!”

    南涧:“……”

    ……

    花语被余靳淮强迫性的拐进了一个暗巷。

    她有点慌张。

    巷子里太黑了,她看不清余靳淮眸中的神色,只能看见他脸上那张黑色的面具,本来是非常喜庆的面相,但是在黑暗中就莫名的显出了几分诡异。

    “王、王爷。”花语从小就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该认怂的时候绝对不能硬抗,她眼神游移,有些心虚的道:“那什么,我就是说这玩玩儿的,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计较了……”

    “本王没打算跟你计较。”余靳淮淡淡道。

    花语松了口气,感激道:“我就知道王爷你英明神武丰神俊朗风光霁月岳峙渊渟云端高阳冰壑玉壶……”

    “本王只是觉得……”余靳淮根本就没有在乎她那些拍马屁的话,继续道:“该满足你的有些冤枉。”

    花语:“?”我有啥愿望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余靳淮抬手覆上了花语的脸颊,手指有些粗糙,让花语不自觉的眯起了眼睛,男人的声音轻飘飘的:“既然你这么想要一个孩子,本王自然该满足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少年卦师 快穿被男主养成的那些日子 我,离婚以后 大佬娇妻又美又飒 封总不想变前夫 重生1985 13路末班车2 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 快穿之各路大佬你是谁 洪荒之逆天妖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