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听之前的数次大叫,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人?”

    “什么人?”

    “好像是周天赐!”

    “周天赐?大魔头周天赐?他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周天赐的名字,有些境界低下之人露出几许畏惧之色。

    因为周天赐这两个字所到之处,就意味着血流成河!

    落神岭是如此,仙门大比也是如此,听说几日前的灌江口岸更死了八位圣境强者。

    八位圣境强者啊!

    那是修仙界无数人一辈子仰望的存在,周天赐才洞虚境中期,他到底有什么手段,竟然可以让八位圣境强者陨落?

    他何止是魔头,简直就是煞神,所到之处,必有血光之灾。

    若是这些思想让周天赐听到了,只怕要大呼委屈了,这些难道是他所愿?

    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人的贪婪之念引起,难道自己应该不做反抗,做那待宰的羔羊?

    周天赐在城内一路逃遁,几次都是依靠青铜鼎的指示,险险的避开了真人境的堵截。

    不过也有好几次被人多方围住,周天赐逼不得已与之交手。

    索性,周天赐也没有恋战的打算,一触即溃,然后寻机会朝城外遁走。

    那些城外观望之人,忽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

    随即,就看到东岳仙城的护城大阵以肉眼可辨的程度崩碎开来,这道阵法立时化为乌有。

    东岳仙城某处,一位主持阵法的真人境强者瞬间遭受阵碎反噬,“哇”的一口鲜血喷出,然后晕厥过去。

    城内,东华真人紧追周天赐,看得真切,周天赐遁到大阵之前,那些守城弟子修为多是凝神境,根本无法拦住周天赐。

    只见周天赐随意抬起一脚,然后朝护城大阵的屏障踢去,护城大阵顿时崩碎,化作磷粉。

    东华真人追势一顿,眼皮跳了跳,忍不住啐道:“我东岳仙城的护城大阵是纸糊的吗?怎么周天赐随意的一脚就把阵法给踢碎了?”

    这一切看似简单随意,殊不知需要对阵法的领悟与造诣达到什么样的境界才可以,若非周天赐如今有真人境的战力,只怕也无法做到如此轻松的破阵。

    同是修炼《太上极清道》,而且周天赐与赵若雪同是洞虚境中期修为,但是周天赐“阵”篇大成,赵若雪小成。

    这阵法若是由赵若雪来破,估计也要半天以上,要是在战斗当中破阵,如许之久,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东岳仙城之外的人却不明了什么状况,只见阵法破碎,然后自城内冲出一人,快如闪电,现场没有一人看得清楚容颜。

    随后,又见到数道虹芒闪出,直追先前那道身影。

    看那令人惶恐的气息,竟然全都是真人境强者。

    周天赐一路逃遁,也未曾细细寻了方向,只知道自己终于是遁出了仙城,即便是要战,他也怡然不惧。

    周天赐虽然有真人境战力,但是毕竟是洞虚境中期的实力,天下极速虽然快,却仍是比不上拓跋洪真人境施展的身形术法。

    城外天地广阔,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终于是被拓跋洪截下。

    二人刹那间交锋,单纯体术斗了百余回合,匆忙分开。

    刚好,被后面追上来的东岳仙门几位真人境强者围住。

    东华真人出面道:“周天赐小友,我乃东岳仙门长老东华真人,你似乎过境了,不该来我东岳仙城大闹!”

    周天赐朗声一笑,道:“东华真人,小子无意冒犯,而且我在城内并没有闹出什么事情!你说的大闹,小子有些不解!”

    “方才我们师兄弟追出来之时,正好看到你与拓跋洪道友在城内大战逃逸,如此还不算大闹吗?”东华真人身后一位师弟言道。

    周天赐也不生气,直言道:“拓跋洪对我忽然出手,我出手自卫,这也算大闹吗?你们东岳仙门就是这么辨明是非的吗?”

    这时,东岳仙门之外那些吃瓜群众也陆续赶到,见远处剑拔弩张的气势,他们不敢太过靠前。

    不过听了些许言语,终于有人惊讶道:“什么?那老者竟然是周天赐?”

    “原来先前东岳仙城内乱,全是大魔头引起的!”

    外围依旧喧嚣,现场则是有些压抑。

    东华真人出来打圆场道:“什么是非不是非的,都是误会。只要周天赐小友将我们东岳雅居供奉的香炉还回来,今日之事,我东岳仙门就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还会给小友准备一份厚礼,你看怎么样?”

    “不怎么样!”周天赐直接否决:“这香炉,是我以两枚淬体丹跟掌柜还有店小二换来的,为何要还你?”

    东华真人也不生气,问道:“小友现在是洞虚境中期吧!这个境界最是缺洞虚金丹,这样吧,我东岳仙门出一百枚洞虚金丹跟你换先祖香炉,如何?你也知道,胡乱移动先祖香炉是为大不敬,所以我们方才惩戒了那两个不懂事的小厮,还请小友还我们先祖香炉!”

    周天赐浊之以鼻:“做买卖,讲究的是一锤定音;既然出手,概不反悔。你要惩戒他们,那是你们仙城内部之事,与我无关。我做的交易只是对掌柜与店小二的。而这香炉,是店小二外出无意中寻到的,与你们东岳仙门八竿子打不到一处。还有,我乃太古神体,修炼如吃饭,你那个丹药啊,不要也罢!所以呢,少拿这个来说事!”

    周天赐倒是少了一句话没说:“论丹药,你比得过我吗?‘医’篇大成,如今我要什么丹药没有,药效比你们的只强不弱。”

    拓跋洪在周天赐对面,亦是被几个真人境围在中间,听得他们说话,云里雾里的。

    拓跋洪暗道:“什么香炉?他们不是来抢青铜鼎的吗?”

    这时,又听东岳仙门一名真人境强者呵斥道:“周天赐,香炉乃是我东岳仙门的镇门至宝,岂是你两颗淬体丹就能换的?”

    周天赐揶揄:“镇门至宝你放在仙城的雅居之内当做香炉来用啊!”

    外人本来还以为是周天赐大魔头又抢了东岳仙门什么东西,才让东岳仙门的几位真人境强者穷追不舍。

    但是,听到周天赐说完这句话,他们方才明白始末。

    “原来是周天赐与东岳仙门都看上了一样物品,结果是被周天赐先买了去,东岳仙门不服啊!”

    “香炉?什么鬼东西,竟然可以让东岳仙门连名声都可以不顾?”

    “东岳雅居那个香炉我见过,样子像小鼎,周天赐又那么在意,该不会是青铜鼎之一吧!”

    忽然有一人揶揄,却发现大家纷纷错愕的看着自己,眼中尽是恍然之色。

    那人一愣,连忙摆手道:“我开玩笑的,别当真,别当真!”

    拓跋洪听了半天,也没听出来什么有用的消息。

    他不耐道:“一个小小香炉,有什么好争的!东华真人,待我解决了与这小子的恩怨,将他手中的香炉给你就是!”

    拓跋洪气势全开,真人境中期的修为一览无余,周边几位真人境纷纷诧异。

    “洪荒神殿的修体之术果然名不虚传,这气息之强横,都快赶上真人境后期强者了。”

    “不过,他对付一个洞虚境中期的小辈,至于这么认真吗?”

    东华真人斥责了师弟一句:“周天赐小友竟然可以在修仙界闹出这么大动静,必然有其独特的手段,我们且静静看来,先不插手!”

    那位师弟不服道:“周天赐能有什么手段,哪一次不是倚仗外力,如今他身边没了那个神兽,没了师傅,他还能倚仗什么?”

    周天赐与拓跋洪大战一处,二人皆拼斗体术。

    拓跋洪是洪荒神殿长老,一身体术皆是太古传承而下,爆发、防御之力惊人。

    周天赐修的是《太上极清道》,“极篇”注重的就是体术,天下极速、极致力量、极致防御,不论哪种都是顶尖术法。

    周天赐又有“医”篇的恢复之力相辅相成,即便境界之上差了拓跋洪许多,防御力不足,但是倚仗“医”篇特有的恢复之效,这点差距顿时就被填补。

    乍斗之下,几个真人境强者纷纷诧异。

    “周天赐竟然可以与真人境强者缠斗?”

    “而且看样子似乎不落下风!”

    “我怎么感觉拓跋洪越打越是落了下风呢?”

    其实,他们不是当事人,根本感受不到拓跋洪心中的悲苦、无奈。

    与周天赐交手之后,他就发现,周天赐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特别是周天赐的真气属性,似乎不是元灵之气,至于是何种灵气,他不知,也从未见过,但是他敢肯定,这种气的属性绝对比真灵之气强太多了。

    真灵之气在他的灵气面前,就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面对巅峰的成人。

    气的压制,直接让他的战力弱了许多。

    然后周天赐的门道还不止这些,听说周天赐还是太古神体。

    各种神通异象让周天赐施展,威力本就强盛许多,又有各种至强的古经术法加持。

    同样是修炼体术,拓跋洪自觉自己的身体强度与那些防御力极强的妖兽差不了多少。

    但是,当他与周天赐拼拳、拼气、拼力的时候,仿佛周天赐才是那个从洪荒深处走出来的凶猛异兽,而自己在他面前不过是一只吃素的家禽。

    周天赐这边是越打越得意,从第一招对拳开始,周天赐就有把握对拓跋洪一击必杀,但是他没有选择这样做。

    因为他发现,自从自己修炼《长生经》之后,竟然得以将《太上极清道》、《五行之术》、《定海经》、《太初古经》、《素女经》、《太元古经》、《太玄古经》等众多术法融会贯通,有了许多不一样的领悟。

    在滋养生命精气的同时,又对战斗的理解更甚一层楼。

    说白了,周天赐在拿拓跋洪练手。

    只有战斗,才能让他更好的领悟所学,并将之加以运用到实践,这样的机会可不多,所以周天赐并没有着急对拓跋洪下手。

    拓跋洪似乎也知晓了周天赐的意图,吓得冷汗直流:“他明明有杀掉我的实力,为何却迟迟不下手?仅仅是将我当成了陪练吗?”

    拓跋洪越想越是恐慌,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得意。

    他瞅准一个空档,对着周天赐打出一招“盖压九州!”

    然后乘着周天赐防御之际,仓惶逃遁!

    周天赐挡下这一击,见拓跋洪逃走,他朗声一笑:“怎么,现在就想逃了?”

    身形一动,周天赐身法施展,刹那间追上拓跋洪。

    拓跋洪满是不可思议:“你的速度怎么会这么快?不可能!”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这个皇子真无敌 弦月至尊 扬天 雷火 疯王的女儿 无敌大人物 超勇的我随身带着英雄世界 暗黑圣魔导 我的系统是养猪 异侦实录